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阳子

世间万物皆有情 一草一木入华章

 
 
 

日志

 
 

【转载】潘德孚:天下无癌论(完全版)  

2017-05-27 09:23:29|  分类: 健康养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真的天下无癌
癌症患者死后火化,都不见“癌症标志物”
骨都是六气所化
人得了癌,完全可以用中药调养、通过时空转换而痊愈
原文地址:潘德孚:天下无癌论(完全版)作者:潘德孚

  

  潘德孚

  “长期以来,对癌症病人血液和组织微菌的观察研究得出了不同结果,这最终促使美国国家健康研究所发起了一个全面调查研究,以便弄清癌症是否由病毒引起的。70年代,这次调查(又名尼克松总统的“征服癌症战争”)的结果表明:所谓的癌症病毒是身体化学失调的结果,它尽管在癌症发病前出现,但不是癌症的原因。这个事实一百多年里,曾为许多著名癌症研究所证明。”(《现代医疗批判》第40页)

  70年代,我国许多医学专家到美国学习化疗,回国后广泛传播这种治癌方法。现在全国每年要有数百万的癌症患者死去,这些人确实死得冤,因为,按上所述的癌症和癌症病毒,即产生恶性肿瘤根源,完全是空穴来风。既然“病毒是身体化学失调的结果,它尽管在癌症发病前出现,但不是癌症的原因。”我们的现代医学拿所谓的病毒往死里打,用化疗药物、激光来杀病毒,结果是癌病毒没打着,病人却被打死了。这与请巫医治病,巫医说病人被鬼邪缠身了,应该拿鞭子狠打病人以驱赶鬼邪,鬼邪未见着,病人却被打死了。

  如果有人认为黄河、长江发大水应该去研究水分子的结构,或者认为应该去研究那堵塞河道的泥沙,弄清它的组成成份,当然会被人当作笑话。现在我们治疗癌症去研究癌细胞或癌基因,不是犯同样的错误吗?科学无论如何发展,它无法给现代医学提供帮助,因为它的研究方向错误,越是帮忙就越会帮倒忙。

  生命像一道溪流,从山顶流到大海去完成一个时空过程。溪流夹带的泥沙形成了瘀积,像人体内的毒物形成的肿块。任何一种瘀积都无法阻挡生命的流水流向大海,与任何肿块都无法使生命停止呼吸是一样的道理。如果认为发现癌细胞能预测生命的危险,岂不像认为发现流水中的泥沙,就能知道河流必将发大水一样的没有道理吗?

  一、手术不能除根,化疗、放疗都在杀人

  现在,大家一听得了癌症,立即手软脚酸,脸色苍白,更有甚者给吓死了。一中学退休教师,微热住院三个月而热未退。他缠着医生要讲明是什么病。医生被缠不过,就说:“你得的是肺癌。”第二天,那恐惧过甚的教师就死了。闻自己患癌而吓死的人不是个少数目。笔者行医近半个世纪,就所见所闻,悟得患癌并非必死绝症,何必如此恐慌过甚?关键在于人们过分信仰医院的医疗而死于治疗.

  笔者认为,总结现代医学的所有检查和治疗方法,其逻辑思维基本是错误的。因为,绝大多数检查所得的数据,是结果而不是原因;绝大多数治疗治疗目标,是结果而不是原因。早期西医的治癌方法只是手术切除癌病灶。任何病灶,都是疾病的结束而不是疾病的原因。现代医学宣传:切除病灶叫做手术除根,只要癌病灶没有了,癌也就给治住了。于是,人们便真的以为手术能够除根。中国古时候有个掩耳盗铃的故事不就是手术除根的写照吗?癌患者一闻得癌症,就急急于做手术,其实,患癌的原因没有因手术的切除而消失,反而损耗了生命的自组织能力,癌肿就更快地复发。医生就再次给患者做手术。过去的西方,就是这样不断的手术,不断地消耗,促成了死亡。医生反而说是癌症引起了死亡。患癌必死论出来了,谁也不知道这是个骗局。手术固然切掉了癌病灶,但人们没想到这是一种假象:人之所以生癌,是因为体内的生命出了毛病患上了癌肿。

  因手术治疗死了很多人之后,他们才知道疏忽了病因。在西医学的历史上,曾无数次出现臆断病因的错误。例如莱恩的自身中毒论,帕尔陶夫的胸腺淋巴体质学说,比棱、亨特尔的病灶感染论……等等。1901年美国的洛克菲勒研究所认为,小鸡与小鸡生癌能相互感染,就判断生癌是病毒感染,直至1970年。病毒一直没找到,但杀病毒的药物却老早出来了,这就是化疗!全世界难以计数的生命便死于化疗。化疗没有取得相应的成功,治癌的队伍中又加上了使用射线杀癌细胞的方法。

  从手术治癌,到化疗治癌,再到放疗治癌,在美国,前后用了70多年时间,效果到底如何?哈定博士的调查,已经做了交代:这70年,医生用手术和化疗和放疗,已经使数以亿计的人,失去了生存的希望。在我国,每年的癌患者统计有220万之众,一年中给治死的达160万人。死者长已矣,生者就不能继续走这条治癌的道路,以毁灭自己生存的希望。

  80年代,癌症病因学说又有了新的说法:是患者细胞基因变异导致的。而且还说已经找到某些部位的癌基因,以便用于防治癌症。这个讲法是否可靠,仍很难说,但它告诉了我们这样一个信息:癌病毒说、遗传说,都错了。基因说对否?我不敢苟同,有待历史实践的检验。因为,如上所说,癌肿块的活检微观研究对科学的贡献也许会有一些,但可以肯定,它与患癌的原因、治癌的方法,毫无瓜葛。这好比黄河发大水,那是河套地区的河床因泥沙瘀积。如果有人认为研究治黄河发大水的方法,应该从河床里挖一块泥巴做微观分析,研究它的构成成份就可以治住大水,那不是笑话吗?现实是我们的治癌病理研究,却一直在制造这样的笑话。

  美国的科学院院士、纽约大学贝尔维尤医疗中心病理学系和内科学系主任、耶鲁医学院病理学系主任、纽约市斯隆-凯特林癌症纪念中心(研究院)院长刘易斯?托马斯博士说:“在癌症治疗中所作的很多事情——手术、放射和化疗,都属于半拉子技术。因为这些措施都是指向业已形成的癌细胞,而不是针对细胞转变成赘生物的机理。”托马斯的话如实反映了治癌失败的道理,但是,他的见解仍然越不出微观治癌的框框。因为,解剖学作为基础学科,早已给他们打上微观研究之路的烙印。无疑手术、放化疗同样只针对结果不是针对原因的。这些治疗只能给生命造成严重的创伤,对癌症却毫无损害。外科医生之所以坚持手术治疗,是因为手术可以给他们的医院带来一笔财富和他自己的一个红包;新医生则可借此学会外科技术,获得一个晋升是资本。但是,癌症病人却因此成了牺牲品。

  癌症患者因手术治疗而加速死亡的现象,更进一步引起人们的恐癌心理。现在大多数人不是死于癌症,而是死于治疗或心理恐惧。因此,我们必须像美国一样,大范围地展开癌症是慢性病的宣传,首先把这种心理病解决好,就能降低我国的癌患者的死亡率;同时,还有一个重要的作用:可以避免许多人因治疗而破家荡产;也可以避免大批资金外流——很多治癌贵重药都是进口的。有限医疗资金因此而遭到无谓的浪费。现在我国每年产生的癌症患者为220万人,治疗死亡者为160万人。如果每人为治疗付出的费用为10万元,一年要花掉1600亿。很多成了西方医药财团的利润。

  现代医学治疗癌症的三种方法经实践检验的结论是:失败了,它断送了无数癌症患者生存的希望。然而,这台杀人的大机器仍在继续运转,仍在消灭着无数癌症病人生存的希望,为什么没有人敢对这台杀人机说不呢?为什么没人敢正视现代医学中这一个巨大的漏洞:无视生命自组织能力在疾病中起着的主要作用!没有生命的身体能生癌吗?没有生命的作用癌肿块能自然消失吗?没有生命的努力,人们能带癌生存吗?既然,治疗会让生存的希望减少,何不让生命自己与癌肿块周旋?既然患癌必死,那么,有肿块自行消失的;有肿块腐烂化脓而后消失的;有肿块长期存在(长大或缩小)而不影响生命存在的,道理何在?这是因为生命有强大的自组织能力,能自我维护,每个生命都根据自己的能力与癌肿块周旋。中医药、土草药、气功等之所以能取得效果,皆是因为它们绝对尊重患者生命的自组织能力,而不予以任何伤害。

  美国癌研究者哈定??B?琼斯的调查与已经进入市场的医疗得益集团产生对抗,没有被扼杀在摇篮,是因为西方学术和舆论没有像我国那样受到医学界学阀的全部控制。从上个世纪年代美国健康研究所的调查出来后,消息被逐渐传开,至1995年,美国第一次出现癌症患者死亡率降低,而且,逐年按1.2的比例降低。这是哈定??B?琼斯报告报告的贡献,也是西方这几年提倡“与癌共存”的结果。这说明,不仅哈定的调查结论是正确的,也反映了现代医学治癌的方法的失误。当然,我们也可以用医疗方法来牵出医学本身的失误。

  二、癌症不是绝症

  经过长期的调查研究,加上本人的治疗经验,笔者认为癌症不是绝症。它之所以成为人人闻之而丧胆的绝症,是因为医学判断失误和治疗错误。医学判断失误,在思想上抨击了患者愈病的信心;治疗方法的错误摧毁了患者生命的自组织能力——活命的根本。医疗是一把刀,用得好,当然能治病;用得不好,就会送命。这一百多年来,诸多癌症病人死于非命,不是生癌生死的,而是因为治疗错误给治死的。

  在活着的人身体里,是生命的自组织能力起主导作用的。而生了癌肿块必死之论,其要害是不承认生命自组织能力的主导作用。在这种医学错误认识之下的治疗方法,就必然是损害生命的自组织能力,直到耗尽它。医生通过医疗方法不断地损害它。病人的自组织能力被医疗损害到而不能自救自保了,所以,与其说是癌症死人,不如说是错误的治疗死人。也就是说,癌症不会死人,是医疗把人治死了。如果改变这样的治疗方法,运用中医的治疗方法,我相信大多数的癌症病人就死不了。“中医治癌”不单指中药治疗,而是指各种不同的中医治疗方法,各种内治法和外治法,如气功、推拿、针灸、按摩等等,以及各种自然疗法。当前的环境,充满错误的医学理念,尤其重要的是宣传生命的自组织能力和大力批判错误的医学思想和治疗方法。

  医学是一门研究维护生命健康的学问。医学是通过医生实行治疗实现维护生命健康的目的。所谓生命健康,亦即有别于现在流行的“身体健康”。身体只是生命的物质依附,与生命不能等同。活着,是生命在身体里;死亡,是生命离开身体。所以,生命与身体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有生命的身体需要健康,无生命的身体何谈健康?

  全国如果认真统计,被认为必死无疑的晚期癌症愈者无数。念力医学创始人何斌辉治愈了上千例,都是从医院退回的、认为已经不治的癌症患者;学郭林气功的癌症病人愈者逾万;郑文友本是一个中医配药部的会计,一个中医的“票友”。他自学中医成为全国有名的治癌专家,独自在深圳开设了中医治癌医院,拥有分院上百所,治愈者何止万数!他们拥有的不是什么起死回生的仙术、仙丹,却是知道了顺从生命的规律,不损害生命的自组织能力,因而战胜了癌症而已。说白了,这些被治愈者,本就不会死的。

  我市癌症的病理研究者陈查祥说,经她检验确诊的癌患者没有一例活着。陈查祥的工作单位是温州医学院附二医病理科。退休后一直在追踪观察她所知道的癌症患者。

  浙江省原农业厅长孙万鹏,1987年还只有47岁,体验得肝癌,医院通知他手术治疗,被他拒绝了。因为,他的父母于1985年患肝癌,双双住院不到一年亡故;他的大妹妹1986年患肝癌住院不到一年亡故。他选择在家休息,用中草药自治,食辣椒止癌痛,写文章度日。八年后完成灰学理论巨著一部,成为我国灰学理论的创始人。再去检查,肝癌不见了。

  我的同学马大静年代得乳房癌,在附一医做了切除手术。因其女在该院做护士,医生嘱带化疗回家注射。她注射了两次,就把所有的药物全部扔掉。女儿回家见没了药物,就问大静:“药哪里去了?”大静说:“化疗如此痛苦,我宁死不愿再注射!”其女见母亲这种态度,两条眼泪流了下来。当然是认为这下子必死无疑了。岂知30年后大静已80岁了,仍谈笑风生。假设她继续化疗,结果如何可想而知。

  一退役高级军官得肝癌,医院通知他马上手术被他拒绝,因为他眼见两位同道得肝癌被送进医院,没多久便辞世了。此后他修练郭林气功,两年后去检查,肝癌消失不见了。

  笔者访多被中医、草药、气功治愈的癌症患者,大多数都是几经手术、放化疗后而认为没有再治疗价值者,然而他们确确实实痊愈了,而且活得有滋有味。也就是说,有治疗价值的给治死了,无治疗价值的,不愿意治疗的或不给予治疗的活了下来。分析其活下来的原因:(一)不愿意接受化放疗治疗的活下来了;(二)没钱再治疗,或医生认为“只有多久好活了”的人;(三)看治疗反应不对,立即转向的;(四)本就不愿意去做手术和放化疗的,有的学气功,有的吃中草药,有用民间单方的;(五)是医生叫他治一个疗程的,因为身体支撑不下来才不治的;(六)有人认为既然必死,不如不治,于是活了下来……

  是气功(包括许多自然疗法)、中药、草药治好癌症、杀死癌细胞?非也。药物、气功、环境,都没有能力杀死癌细胞(因为根本没有癌细胞,或者癌病毒、癌基因),而是因为药物、气功、环境,能调整生命自身平衡,改变体内外环境,使病人的生命自组织能力发挥了有效的自救作用。

  20世纪的70年代,美国总统尼克松曾打了两张“包票”,一是要让人上月球;二是要攻克癌症。月球确确实实上了,攻克癌症却打了个水漂漂。不过,这次的“攻克”活动,必然会有很多人被送上这台巨大的“癌症治疗机”(就是以切除、化疗、放疗等治癌方法组成的、从研究人员到药物、器械的销售人员,从主任医师,到护士等组成的一台社会大机器)进行试验研究,许多人又去观察这研究的结果,于是才得到这么一个失败的结论。治癌的“攻克”活动虽然失败了,却得到另一个收获——医学博士哈定??B?琼斯宣布他的调查结论:那些不治疗者比治疗者,生存的希望要大。

  中医治癌先驱郑文友先生经长期实践,写了《全民声讨“合法杀人”的檄文》:“病毒遗传致癌病因学说,是愚弄世界人民的大骗局,据此而产生了化疗、放疗的治癌措施,推行这种措施的人等于是合法杀人的刽子手!”美国的一本书叫《不治而愈》(安德鲁?韦尔著,洪漫,刘立伟译,新华出版社,1998.1)第三节写一个名叫阿兰的,毕业于耶鲁大学,又在洛克菲勒大学学了六年癌症,取得了生命学博士学位。他着重是研究化疗的。但是,他自己得了癌症后,却没有用化疗来治疗,而是采用饮食疗法。我问过几位化疗医生,如果他自己的子女得癌症,他用不用化疗,答案是否定的。我又问为什么他要给别人做化疗。他说不做化疗死了,一怕领导会不高兴;二怕患者家属有起诉的理由。另一位是销售放疗机的朋友,我问他:“如果你的家人得癌症,你会不会叫他做放疗?”他的回答是:“放疗会导致癌症,我怎么会用导致癌症的方法治癌呢?”做化疗的医生,不让自己的家人做化疗,卖放疗机的商家,不让自己的家人做放疗,而医院肿瘤科的医生们,却拼命使用这两种方法治癌症,这就是社会的现实!

  三、癌症病理研究的方向性错误

  现代医学治疗癌症的的方向错在哪里?首先在微观研究。因为,生命是个不能分割的整体。怎么可以从研究细胞的基因中得出它的生死结论呢?治理河流发大水应该研究的是上游水土如何流失,以及天气、雨量/时间、河道宏观综合因素,而不是研究水分子(或泥沙)的组成结构。何况生命是动态的,微观研究中所得到这些东西,不仅微小而不足与之计较,它们都是静态的、无法代表的。其研究有似缘木求鱼,岂能实现治愈癌症的目的?生命是宏观的、整体的,动态的。生命生病的研究,只能按宏观的、整体的、动态的、模糊的方法进行,难以在显微镜下实现。

  据述癌细胞由“体细胞的染色体(每个体细胞中有46条染色体),是脱氧核糖核酸(DNA)分子双螺旋结构中千百对核苷酸的一定节段(人类染色体上的基因数目在2~10万之间),它是控制生物性状、发育的遗传功能单位。其中一类能促癌生长称原癌基因,另一类能抑制生长,称抗癌基因。两者互相制约,保持平衡便不会发生癌症;如果因受致癌因素影响而使原癌基因变异而成癌基因,或抗癌基因失活或缺失,便会发生癌症。但目前仅少数癌症已找到癌基因所在部位,可以试用于癌症的预防、诊断和治疗。”(郑树主编:《癌症可防可治》浙江大学出版社,1995年12月)不幸的是以上的讲法,又被另一些人的研究否定了。有学者说:“尽管付出了很大努力,令人沮丧的是有关致癌基因/抑癌基因的假说还是失败了。癌症听起来像一种病,实际上相当于上百种病。把它们解释为某个单一机制的各种突变显然是行不通的。例如,虽然都是大肠癌病人,但是每一个肿瘤在其遗传的模式中都有可能是独特的,仿佛在看旋转的万花筒,每幅图案中都有不尽相同的地方。”(《我们为什么生病》82页,马晓兵著,人民军医出版社,2008.11)美国的癌症病毒说被美国的国家健康研究所调查推翻了,80年代又出现了癌细胞说,也就是癌基因假说。没十几年,这种癌基因假说又站不住脚了,现代医学却没有反思,为什么它的“科学假说”如此的不可靠?

  癌细胞是用现代科学的微观方法测定的,也就是能从显微镜下看到。科学家确实能描画出它的形状,但怎么能知道它的变化发展?更何况说它能牵着人的生命的鼻子走,致人死命。这是多么荒谬!如果说黄河发大水是因为被泥沙堵塞了河道,我们能从泥沙的微观分析中得到治理发大水的道理吗?如果将这个微观分析方法进一步扩展到水分子结构,说发大水的道理在于氢氧的原子结构中某个微粒子出了毛病,不是会被人视为天大的笑话吗?现代医学认为既然是癌肿块致人死命,就可以从癌细胞的微观分析中得出治癌的办法来,有可能吗?这与水中捞月、缘木求鱼有什么两样呢?然而,医学家还是那么做了,而且,借此教出了不少这类的“科学家”和“专家”。据说有的人还得到诺贝尔奖金呢。我真要为诺贝尔奖金可惜,如果诺贝尔医学奖发对了,这一个世纪,癌症治疗会使如此多的人中途夭折命归黄泉吗?

  仅十多年,马晓兵所说的不仅把郑树所说的推翻了,而且还说了一种新的微观发现,就是每个命名一样(大肠癌)的癌症病人“每幅图案中都有不尽相同的地方”,不是一样的“画”(癌基因)。这里似乎又可以说明生命的个体特异性,因而不能施行一种统一的治疗方法。因为。每个生命都根据自己的能力抵抗疾病,调整自己的内部平衡,因而才会出现各种不同的大肠癌基因。癌症的病因说是这么的不幸而多变倒不要紧,要命的是治疗的方法却没有改变:是癌病毒也好,是癌细胞也好,是癌基因也好,在新的治癌药物没出来之前,都得用化疗的药物。为什么?是因为现代医学的真正目的不是治病,而是为制药公司赚钱。

  错误的根子在哪里?就在于它病理学所研究的方向是微观分析。为了能实现微观分析,现代医学需要的是解剖尸体,它研究的是死人(尸体)而不是活人。生病的人死了,在尸体上找原因。死了的人只是气血运行的停止,而且,影响这种运行停止的原因十分复杂,不是身体上什么地方出毛病——扩大、萎缩或发炎。现代医学的病理学家在类似死者的身体里发现类似的缺陷,就判断是该病灶引起了死亡,然后就针对该病灶设计治疗方法,西医的医学史上已经出现不少诸如此类的错误,一个一个地产生,又一个一个地批判,为什么会继之不绝?关键在于他们从不研究生命。生命的研究是宏观的而不是微观的。活着的人会生病,死了的人是永远不会生病的。生命在身体里叫活着,生命离开身体叫死亡。所以笔者再次强调:是生命生病,不是身体生病。如果这一点不予纠正,那么,任何医学的新发明,新技术,对人的生命与健康来说,都是一种威胁;随着医疗化的铺开,不死于病而死于医的人就会越来越多。

  生命只是一个时空段,就像一条溪流,从源头出发流至大海,也就是从生到死走完一个时空过程。癌就像这溪流夹带的泥沙而形成的瘀积。这瘀积逐渐增大占了溪流的道道,也就是占位性病变。在溪流里有瘀积占位,溪流不会中止它的行程,必继续流向大海;在生命运行的道路上有瘀积占位,生命也不会停下它的“脚步”迈向天年。溪流清理了上游,水流因而加速,冲毁瘀积直流大海,这就是癌肿块自然消失的道理;即使冲不垮也能绕道而走流到大海,这就叫带癌生存。如果不是这样,那么现代的病理学家如何解释许多癌肿块自然消失或带癌生存的机理呢?可以这么说,人体上有瘀积也决不会死亡。只要生命还在,它的自组织能力仍然在“指挥”着流向大海,瘀积无法威胁生命。人的生命之流水,有着十分完善的自组织能力,难道就会在发生病变之后坐着等待死亡的来临?治理溪流不应该是去挖掉形成的瘀积,而应该是清理上游的水土流失,让流水慢慢冲刷瘀积;治理生命因运行而产生的肿块(顽痰、瘀血)岂可采用挖掉(手术切除)的方法?即使不理会癌的存在,人也可以活到天年。

  现代癌症的病理学家,都是在研究癌细胞如何分类的方法,至于癌细胞如何分化的道理,都是假说和猜想。因为,显微镜下只能看到静态的模样,看不到动态的分化。从逻辑推理来说,在河流瘀积的地方挖泥巴做微观分析,对治理河流发大水没有任何意义。对癌肿块做活检,研究是什么癌细胞并给它分类,不是与在黄河河床上挖泥巴做微观分析治理黄河发大水的道理完全一样吗?可以认为,癌细胞的分类与分化,对生命如何对待癌肿块却毫无意义。然而,这种研究却“生产”出不少的癌病理学家,

  在人的生命体里,生命的自组织能力是永远占主导地位的。它在维护着生命如何走完一生的过程。既然,人的一生中会出现“瘀积”(顽痰、瘀血)之类的东西,给生命带来危险。生命的自组织能力也就早先设计好克服它们的方法。而我们的研究方法和医疗方法,却总是在损害或破坏这种能力。例如利用气管镜或穿刺做活检,就会使一个强壮的人立即衰弱不堪。这才使得许多癌症患者不死病而死于医。而医学又从不承认治疗错误,因为它需要信仰。所以,门德尔松说:“现代医学不是艺术也不是科学,它是一种宗教。如果没有信仰,现代医学就不能生存。”门德德松是美国伊利诺伊州医师资格证书委员会主任,也是伊利诺伊其州州立大学预防医学副教授,他行医已三十多年,是经验和良心使他说了老实话。

  四、癌肿块是生命自身的排毒装置

  在活人的身体里,生命的自组织能力永远是主宰。

  生命在身体中各种循环(血液、淋巴液、水液)中产生的瘀积,影响了生命信息的运行,生命的自组织能力就把它集中安排在某个信息点上等待排出,这样才产生了肿块。这样的肿块,与其说是癌细胞不听指挥任意增大,不如说是生命本身的一种为排毒自救的有意安排。所谓的癌细胞,实即是生命准备把它们作为牺牲的脓化细胞,因而才胀大异常,在显微镜下有异于正常的细胞。脓化细胞细胞表现各异是因为每个生命的自组织能力不一样。

  身体上有了肿块长大得很快就说明它会危害人的生命吗?《外科正宗?论病生死法第十》(19页,人民卫生出版社,1983年5月)说:“起势大,终无害,未老先白头,无脓软陷休。疮从疙瘩起,有脓生方许,肿溃气昂昂,不治自安康。根高顶又高,八十寿还饶,烧痛易腐烂,任大终无恙。疮高热烧疼,虽苦必然生,疮软无神气,应补方为益。”这说明,原来认为肿块长大得快慢,是说明癌肿块的恶变程度,拿它来作为判断利害的依据;或以癌肿块腐烂与否作为判断生死的依据,都已被许多事实否决。“肿溃气昂昂,不治自安康。根高顶又高,八十寿还饶,烧痛易腐烂,任大终无恙。”上述可知,中医不是因为发现了肿块就下必死的判断,而是根据肿块的发展阴阳变化而作好坏判断的。肿块在体表或体内增大,软化,腐烂,是生命显示它斗争的胜利的标志,而不是死亡的先兆。许多被认为晚期不治的病人,回家后没有任何治疗好转了,道理就在这里。说它向好、向坏,是有宏观的阴阳转化理论做依据的。

  我的朋友禾火女士,由于腋下淋巴转移的癌肿块增大、软化、腐烂。她就北上寻找全国著名的好几位专家咨询。这几位全国出名的癌病理学家答复说,既然已经增大又烂起来了,必死无疑。然而,她不仅没死,还带着癌块上班。癌块化脓腐烂后消失不见了,腋下完好如初。由这个例子,我想到好几位皮肤癌患者,烂得像菜花一样,后来竟不治而愈。以大得快,烂得凶,作为判断病人生死的标准错了。“起势大,无大害……”是患者生命的奋发,把肿块化为脓液排出的一种求生措施,而且,肿得快,肿得高,说明生命自组织能力旺盛。可见把癌症分为早期、中期、晚期,没有科学根据,是不可信的。禾火女士现在的身体比任何时候都健康,再回想所有的专家建议,有说要继续化疗的;有说要切除后以其他地方的皮肤、肌肉来修复的;有说要吃什么最好的抗癌药的,统统没有科学根据。因为,所有向她提建议的专家,自己是不搞临床治疗,因而他们没有任何医疗经验。她千辛万苦、满怀希望去求教的这些专家,原来是一些自己不会打仗,纸上谈兵的战术专家!

  现在很多被判定为早期的癌患者,却并不幸运,都被治死了。所以,别以为,在各种媒体上或刊物上,大谈早发现、早治疗好处的专家,他们不是为了挽救生命,而是为了扩大“市场”(外科医生的市场和医药市场)。

  本节中说到癌细胞亦即脓化细胞的说法,涉及有无癌细胞的问题,也许有人会认为这是从根本上推翻癌理论了。如果没有癌细胞,那就是没有癌症了。实际上,我说脓化细胞就是癌细胞,这个讲法不是说癌细胞没有,而是说它是个怎么命名的问题。有这样的肿块,把它的细胞放在高倍显微镜下,我们找出了它与正常的细胞不一样,之后你称它为癌细胞,估计它就是变癌的原因;我称它为脓化细胞,会腐烂化脓。西医认为它变癌后会使人死亡;我却认为它会变成脓,然后就会被生命作为毒素排出。

  脓细胞是医学的现实证明的:很多人的癌肿块腐烂了,后来这腐烂的肿块消失不见而人活得好好的。文成县妇女刘化莲47岁得晚期宫颈癌,杭州半山肿瘤医院检查后,告诉她丈夫,他妻子的宫颈癌已烂得呈菜花型了,不愿意接收。她回家后没用任何药物却痊愈了。31年后报纸上发表了这个消息,还活得好好的。试问:癌细胞哪里去了?

  就命名来说,癌细胞与脓化细胞当然有所不同。癌细胞的意思是指肿块由癌细胞组成。癌细胞不受生命的控制,会随意分化增大、占位,因而导致死亡。脓化细胞是受生命控制的,是生命为排毒的需要而特意的安排。如上所说是生命的一种排毒措施,借细胞的牺牲来刺激、促进和放大经络的信息活动,提高生命自身的能力。刘化莲之所以活得好好的就是这个道理。笔者治疗过的一些外科疔、痈、疖、疽的患者,长期观察之后,发现治愈者精神和体质俱有不同程度的改善,道理何在?这是因为,治疗不仅是使外科的肿块消失了,更重要的是内部的毒素给驱除了。《外科正宗》谓:“外面如粟,里可容谷;外面如麻,里面如瓜;外面如钱,里可容拳。”民间有言:“面上一枚疔,肚里一官升(官升谓标准的量具)。”意思都是指体表所见虽小,身体里的毒已经很多。毒素壅塞于经络通道,影响生命信息的运行,危害生命。体表的肿毒经正确的治疗消失了,里面蕴藏的毒素也同时消失了。这就是体质改善的原因。

  五、以中医治癌,大多数患者就不会死

  中医在中国治病,已有五千年的历史。2500年前,就建立起完整的、系统的医学理论体系。对于治疗肿块之类的疾病,不管它发于体内体表,例如体表的疔、疮、痈、疽、疖,体内的肠痈、胃痈、肺痈、肝痈等,已经积累了足够的治疗经验。而今,这个“癌”名一出,许多中医就被它镇住了,忘记了往昔的能耐,何故?重点当然是社会的问题。但是,我们把社会学的原因先搁置不说,单从医学的角度来讲,是因为我们的许多中医重内科而忽略了外科有关。所以,笔者认为,“做中医的不会治外科病,只等于半个医生。”从整体的角度来看,不管体内体表,长了肿块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只要把握住阴阳消长,就可以知道如何治疗。

  西医如果单就讲它的内科治疗史,应该说只有一百多年。而且,这一百多年的大多数时间里,都是在外科医生的指挥棒下转的,所有的治疗考虑,把手术摆在第一位。西医早期治癌,就是不管如何,先做手术再说。这样的做法,可以说是拿人体的创伤,换取疾病的暂时消除,我才把它称之为掩耳盗铃之举。这好比一个国家以割地求和来取得暂时的和平一样不可取。生命依附于身体,它需要一个完整的身体,因此,对身体的伤害就等同于对生命的伤害。所以,把外科手术作为治疗内科疾病首要考虑是不可取的。在西方医学治疗学的历史上,曾经出过许多病理学的错误,都是外科医生想出的瞎主意、瞎折腾。迄今为止,他们的病理学并没有从这个“把身体当生命”的陷阱里爬出来。癌症的研究和治疗,犯着同样的错误。错误当然会有,但是,像这样长期而又大规模的犯错误,为医学病理学上所罕见。道理为何?医学本就与市场无关。但西方是市场社会,医学一开始就缠上了市场习气,把谋利作为第一目的。这才有了市场的独占性,管理方法的市场性,医疗目的的唯利性,医学就失去了它的为生命健康而研究的道德光彩。

  说患癌必死,是因为“必然治死”。这种医疗方法,不仅会使所有的患者倾家荡产,还使求治者命归黄泉。另一方面,它又使另一些人靠药物发明、推销而发财致富,还有的则因为“发现新的癌细胞”、“发明新的治癌药物或器械”成名成家而名扬四海。有的人则因这些发明或发现而大发横财。现在很多人恐癌的原因,就在于癌症宣布几等于死刑判决。没有人去分析研究这癌症病人是治死的,还是生癌生死的。其实,大多数人通过中草药或其他方法治疗就可以痊愈的。只有极少数人是会死的,那是因为寿数已到,谁也救不了。现代医学所忽视的,恰恰是癌症病人之所以痊愈的一个最为重要的原因——生命的自组织能力。现代医学的治疗之所以使病人死亡,是因为它损害了癌症患者的生命的自组织能力。

  温州大学党委书记林选青,70岁得淋巴癌,在杭州医院化疗到第四次,腹胀气满,觉得自己快不行了,于是他对这种治疗失去了信心。出院回温后,听人说永嘉县千石地方有个卖草药的老人有治淋巴癌的草药单方,他去购来服了半个月,腹满气胀都消失了,便接着吃了三年,一切归于正常。现在79岁,身体非常健康。

  环境使人生病,年老使人死亡,少数死亡者有的是改变不了环境,有的是年老了。年老的人要死,是自然规律,谁都挽救不了。改变不了环境的人,同样改变不了心理状态,那只能说是命中注定,医疗亦束手无策。人的生命是一个自组织系统,有着强大的自我完善能力。它才是疾病痊愈的主要原因。现代医学研究的方向错了,治疗的方法错了。错误的原因不只是医学自身的问题,更为重要的是它的医学背后,有着一股强大的社会力量——市场的力量。这个问题不属于医学的范畴,而属于社会学的范畴,本文只能搁置。

  我的朋友金显月说他的父亲50岁时患胰头癌疼痛,医院建议手术。显月是家中老大,那时已近三十来岁,由她决策拒绝手术,而到上海群力草药店购来一些草药服用,并每天吞活泥鳅7条。治愈至今已二十多年,现在健健康康。我的朋友石廷栋,原是五马房管所所长,退休时患淋巴癌,服群力草药店的中药年余,近80岁时我在路上碰到,笑着说,我要力争一百岁。上海群力草药店治癌治出了名气,当然不只温州这一些人。

  患者张某,58岁,女性,得甲状腺乳头癌。医生要她做化疗,她拒绝了。她说自己不相信西医和化疗,因为她那个村子里,有两个肝癌患者。一个去医院治疗,没多久就给治死了;一个开中药自疗(自己是中医),现在多年过去,肝癌不见了。这个对比,使她坚定地认为:癌症是不会死的,有的是吓死的,有的是治死的。

  吴锡铭先生在温州很有名气,他只读五年书,过了知天命之却当上了全国第一个农民律师。由于积劳成疾,全身疲惫乏力,去医院检查,并做了骨穿,告知得的是白血病,也就是骨癌。他儿子恰好是这个医院的研究生,看了检验单,便嘱父住院治疗。据说四个月化疗四次,弄得连路都走不动了。吴先生就问主治的主任:“白血病的病因是什么?”主任说:“白血病的病因,现在还是世界难题,还没有解决。如果已经知道,治白血病名就不这么难了。”吴先生想:“你们还不知道病因,就给我化疗,这不是瞎子打老婆——瞎打吗?”于是决定立即出院。出院后找了一个曾治好自己儿子得白血病的老中医,向他要要来那张治病的药方,仔细加以分析,又查看了中医书籍,给自己的处方制订了补血、补气、补肝、补肾、活血、解毒的方法,便请他的一位懂中医的亲戚来给他按法处方(中医治病是先有法后有方的)。服药半年,完全治愈。再去那医院血液科看望同期的7位病友,全部已被送上西天。这是偶然的吗?非也。后来有17位白血病患者找吴先生的这位亲戚处方,13位给治好了。我问他有无病历记录,他说这亲戚文化程度不高,没病历记录,真是可惜。我相信,如果每个关心癌治疗者的周围,都一定会发现:无钱的不治不会死,有钱的治早死得快的故事。

  吴先生的故事说明,如果他继续化疗,那么必死无疑。证明医生说得不错:白血病是血液中有癌细胞,癌细胞把红细胞吃光了,所以人就死了。人们并没有想到:这是化疗给治死的!现在医学所有的医疗方法,都具有两面性,既可救人,也能杀人。如同所有的药物都有毒性,既可治病,也可害命。医院是救命的地方,也是送命的场所。当吴先生询问医生什么是白血病的原因,一句话,就救了自己,这也许是他没有想到的。治病应治其原因。而原因还不知道,就打化疗,岂不是乱治疗?如果是一般的药,错一点影响不大。化疗药可是剧毒的药物,它要杀死癌细胞,也会杀死人。肠胃道的细胞给杀死了,所以会发生呕吐,吃不下饭了。人吃不下饭还能活吗?头发细胞给杀死了,所以头发也掉光了;白细胞给杀死了,人的防卫能力差了,所以,有许多人便发一些并发症死了。医生用治死的人来证明癌症必死,患癌便认为是死刑判决,思想背上了一个大包袱。这个包袱便会影响中医中药的治疗效果。因此,中医治癌首先要解掉患者的思想包袱,向患者说明癌症不是绝症,而是慢性病,树立治疗的信心。既然“不治疗者比治疗者生存的希望要大”,许多人为什么偏要去送死呢?这说明一个市场化的社会里充满陷阱,是是非非弄不清楚,必须建立一门医学社会学慢慢地去弄清它。

  吴先生的痊愈,告诉我们一个道理,现在去医院看病,医生告诉你的检查结论,都不是原因,而基本上都是结果;医生给你用药,基本上都不是针对原因,而是针对结果。手术切除癌肿块,被切除掉的不是生癌的原因,而是生癌的结果。癌割掉了为什么会再生?因为原因还在。有人说,有的人割掉后为什么不再生了?答:那不是手术的作用,而是这个人本就不会再生了——是这个人的生命在起作用。上面不是说过,同样的命名为大肠癌,显微镜下的基因却各种各样。那么有的人切除了会再生,有的人切除了不会再生,不应该感到奇怪。

  贾谦的调查报告中提到云南自学成材的中草药医生陈欣,发明治癌的“阴阳平调散”,治愈不少癌症患者……我为陈欣的治疗成绩鼓与呼。我想,陈欣的药名“阴阳平调”已经说明中医治癌的原理了。09年9月,我在中医科学院告诉那些研究生们,中医治癌的方法就是“见招拆招”。有人问:“何谓见招拆招?”我说:“寒者温之。热者清之。强者抑之。弱者扶之……”就如陈欣的“阴阳平调”,《内经》说:“和其阴阳,调其寒热,以求其平。”人的生命,只要阴阳寒热平衡,就有能战胜一切癌症的能力。中医不是想用什么药物去消灭癌细胞,而是动用各种治疗方法调理体内阴阳寒热的平衡,让生命的自组织能力去战胜癌症。

  六、中医如何治癌

  “以中医治癌,大多数病人不会死”,但是,既然说癌症就是肿块,中医叫做肿疡。中医讲的肿疡,都是指体表的肿块。体表有肿块也并不就是很好治的,医生处理不好,同样能送人性命。所以,说癌症不会死,并不是说即使乱治疗也不会死。医生治病,对病人来说就带有一定的危险性。这种危险性道义上应由医生来负,而不能归之于病人。这就是中医与西医的根本区别。

  现在西医治病,用药或做手术,先叫病人签名,有危险病人自己负责。这种做法,就是推卸自己的责任:治死了与我无关。于法理上说,医生没有责任了,病人不会来纠缠了。它给医生留了退路。但是,它却产生了另一个不好的后果:医生可以不负责任地乱用方法,乱用药物了。可是,医生通过医疗方法治病的。如上所说,医疗方法是一把刀,用得好,能救人性命;用得不好,也会使人死于非命。如果医生不负治疗的责任了,有道德的医生,谨谨慎慎;没道德的医生,就会乱用药乱治疗了。许多病人就只能死于非命了。

  中医强调胆大心细,行圆智方,要想得周到。生了肿块,并不是说就不会死,而是说治得对路是不会死的,治疗错误,也是会死的。我在上面已经引用了《外科正宗》中的“论病生死法”,不仅说明生了肿块有可以判别生死的方法,也说明医生也会碰到危险难治、性命交关的肿块,必须小心谨慎,认真运用与掌握辨证论治,尽可能免使病人死于非命。即使病人确实无法可救,也得严责自己学识未精。这样才能使我们的医学医术不断提高。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治癌癌基本原则和原理如下:

  (一)医生心中无癌。癌是现代医学给出的概念,不是中医的概念。这一点很重要。也就是说,在中医的心中,只有肿疡该如何辨证论治,没有“生癌必死”的观念在牵着鼻子。医生的脑子里,必须“以内证为主,随其寒热虚实,七情六淫,气血痰湿诸证,而调剂之”(见张山雷:《疡科纲要?郑序》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59年4月)只有这样的医生,才会真正按中医的治病原则进行治疗。如果医生头脑中有“癌症”这样的观念,治疗的方法也搞得与西医一样,采用攻击癌肿块的方法,那么就治不好癌症。因为,癌肿块只是结果,而不是原因。

  (二)很多癌症患者的痊愈是环境的改变。环境包括生活环境和心理环境。《不治而愈》中记载一位因长期抑郁而生癌的病人,后来离了婚,癌症就不治而愈了。不管这肿块是病毒、癌细胞、癌基因所致,医生应该认为是环境使人生病,首先从病人的环境来考虑消除病因。孙万鹏的晚期肝癌之所以痊愈,是因为他不再做官了。我的好几个患者都是常山人,在温州治疗,他们都很快恢复,但回到常山,就重新发病不治了。所以,细菌学之父巴斯德说:“细菌算什么,环境才是一切。”

  (三)调其阴阳和其寒热,就是治癌的方法。只要阴阳平衡,生命的自组织能力才会强大,不管癌症如何严重,在生命体里,生命的自组织能力永远是主角,也就是说,生命会主动在安排如何对待病原体。病原体永远是被动的、等待着被消灭的一方。

  (四)现代医学无视生命的自组织能力,所采取的医疗措施都在伤害生命的自组织能力,这才是导致死亡的原因。因此,必须知道任何伤害生命自组织能力的治疗方法,都是错误的。中医用的治疗方法也一样,应以补为主,以守为贵,以攻为次,只是在病人确实需要使用攻法的时候,才可以谨慎使用。为什么要以补为主呢?因为,正气不虚,邪气不实。正气虚了,才产生邪气。因此,补正气也就是祛邪气。攻邪气,就容易伤正气。只有在正气充沛的情况下,才可以攻邪气。攻邪不伤正,这个原则必须得到遵守,癌症病人的生命才有保障。

  (五)治病要治原因,不能治结果。而癌肿块只是结果而不是原因,故手术切除乃掩耳盗铃之举,愚笨之法也。因此,中医治癌不以癌肿块增大或缩小为治疗有效或无效的依据,而是以肿块的阴阳转化为治疗有效或无效是依据。也就是说,癌肿块增大,颜色转红,肿块质地变软是好转的迹象;癌肿块缩小,质地变硬,或者变软,塌陷,是转坏的迹象。在体内的癌症,看不见肿块,可以在精神、饮食、大小便、睡眠等反映出来。一个病得非常危险的、将要死的人,决不会在精神、饮食、大小便等生活方面,毫无痛苦,表现得如同常人。所以治癌,只要调理其日常的生活,使之正常,必不会死亡。

  (六)治癌症的医生,不能只从药物上打主意,最重要的是要克服患者害怕死亡的思想。因为,大多数病人即使没有被吓死,也会严重影响治疗效果。所以,解除患者的思想顾虑,是治癌的要着。因此,经常给患者做思想工作,配合气功治疗,以及根据各人病况的不同,增加各种不同的自然疗法,把调理心态放在首要的位置上。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